富特缝纫设备,富特缝纫机,兴达缝纫设备,兴达缝纫机,金棱缝纫设备,金棱缝纫机,泉州兴达缝纫机有限公司,泉州缝纫设备,兴达缝纫设备,富特缝纫机设备,泉州兴达缝纫设备

0595-28031852

全国统一服务热线

地址:福建省泉州市鲤城区城西路北六区四号楼15号店

电话:0595-28031852

邮编:362000

网址:www.fortunen.cn

填写您的疑问和需求

产品中心
公司新闻
用良心守护缝纫机的最后时光
时间:2017-04-10 浏览量:189次
  走到珠市口东南角的鹞儿胡同深处,一个黑底白字的“修缝纫机”招牌映入眼帘。迈进这家专门维修缝纫机的店铺,时光仿佛拨回到了往昔:店里摆着六七台老式缝纫机,各式各样的零件静静地躺在货架上,一个鱼缸旁,放着一台不大的老式电视机,正播放着老电影。
  一张修理桌上,摆着改锥、砂纸、锤子等各种工具。桌前,店主赵才凝神摆弄着一个缝纫机的手轮。
  在京城,修理缝纫机的老师傅已经难觅,而赵才一干就是半辈子,风雨无阻地守着这胡同里的小小修理店,“让那些还用缝纫机的人,在机器坏了以后还有个可修的去处。”
  苦钻研 自学摸索勤请教
  这家小店只有二十多平方米,既有老式的脚踏缝纫机,如北京产的“燕牌”、上海产的“飞人”和“蜜蜂”,也有老式锁边机,和新潮一些的电动缝纫机。
  赵才今年六十岁,他生在老宣武区的地界,年轻时在修理公司工作,当时他修的是手表,后来这一行业经过改革和兼并,他跟着公司挪了不少地方的门市部。由于公司业务需要,直到1996年,他和同事们开始在大栅栏经营电动缝纫机。此时的服装市场已经很发达,缝纫机进入了夕阳时代,可维修行业依然需要人,赵才就改了行,学起了修缝纫机。
  “ 隔行如隔山 ,一个会修车的师傅,也不一定搞得定缝纫机!”赵才伏在柜台上,陷入了回忆。
  当时,他专门去上海学技术,老师傅只教修电动缝纫机,他一学就是一年多,可一直没人教他怎么修脚踏缝纫机。“这就得靠自己摸索了。”赵才说,虽说两种缝纫机工作原理相似,可构造不同,有时用户送来了脚踏缝纫机,他一琢磨就是一整天,经常坐在缝纫机前愣了神,搞不明白时,就向老师傅请教。
  凭着自学,赵才攻克了脚踏缝纫机修理难题,原理构造迥异的锁边机,在他的钻研下修起来也不在话下。赵才说,其实和修手表相通,缝纫机也有自己的一套“规矩”,部件如何传动和制动有着不少门道,“想学会容易,要做得精就得靠悟性”。
  摸门道 20年练就老手艺
  后来,赵才的工作地点换到了骡马市大街南侧、果子巷北口的“京广五金商店”,缝纫机业务已是修理为主。2011年之前,大吉片拆迁,果子巷北口的店铺也停止了营业。
       “手艺嘛,就是做熟不做生,我这么大岁数也不愿意再改行,这辈子就陪着缝纫机店过了。”赵才说,他和两个同事在鹞儿胡同继续把修理的业务办了起来,对缝纫机的感情也越来越深。
       其实,一些北京人的家里,还都有缝纫机的一个位置。缝纫机曾经是老北京人生活中的“四大件”之一,与自行车、手表、收音机共同代表着上世纪70年代家庭的“富有”,很多人在当时练就了自己做衣服的本事。现如今,生活条件好了,买衣服容易了,没人愿意再费事了,缝缝补补的场景少了,缝纫机也就在家里落了灰。
       “其实,脚踏缝纫机不仅更便宜,而且更好用。”赵才的眼里闪着光。小店靠着老主顾修理缝纫机的生意,也过着“缝缝补补”的日子。两三天也许只来一个客人。
       二十多年的修理经验,让赵才摸索出一套愈发娴熟的手艺。拆开机头,他瞅一眼就知道用户平时用的油不对劲。“很多人图方便,加的是机油或食用油,一开始没问题,到最后就糊住零件了,用缝纫机专用油才能保护机器。”他说。
       二十多年来,不知有多少台缝纫机在赵才的手上重获新生,他的名气也越做越大,甚至还有京郊的顾客,大老远拿来自家的缝纫机机头,扎进胡同直奔小店里“问诊”。
       凭良心 只赚手工本分钱
       一年前,赵才的小店在网上火了,当时的一个月内,顾客们就送来了四五十台待修的缝纫机,把整个屋子都塞满了。不过更多的时候,这里一天也来不了一位客人,但无论刮风下雨,赵才都早早来到胡同里守着店。“已经退休了,但心里依然放不下缝纫机。”
       在店里,修一次缝纫机只要几十元,赚的就是手工钱,这是个薄利的手艺活儿。不过这几年,大街上时而会有举牌子吆喝着修缝纫机的师傅,一些人不仅修不利索,而且还更换原本没问题的零件,一要价就是几百甚至上千元。
       “很多老年人受了骗气得够呛,再到我这儿来修。您说说,这行怎么能这么做呐!”说到这儿,赵才的语调高了几度。每次修理时,赵才还会额外帮着清理缝纫机,除除里面的布毛和灰尘,错了位的部件也顺手帮着调节,这都是免费的。“咱们得守着良心,不能坏了维修这行的底线!”他摇着头感慨。
       可最让赵才感慨的,是挚爱的缝纫机终究会被时代淘汰,维修的手艺因此也没人学习。“这个时代快忘了缝纫机这种老物件了,可一些老人家里还有它,这个摊儿我就得一直守着。”赵才轻轻说。
  午后的一缕阳光从窗户洒过,乌黑发亮的缝纫机好像也闪着光,手轮转动,踏板声悦耳,恍如昨日的一幕仿佛再次定格。